艺术品拍卖以外,艺术金融还能做什么?

红星新闻 阅读:49167 2020-10-29 06:21:47

原题:艺术品拍卖以外,艺术金融还能做什么?该论坛寻求答案

。 你认为艺术品拍卖是艺术金融吗?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宁强不这么认为。

艺术金融不能局限于西方市场主导的拍卖领域,应大力发展中国艺术市场自主创新的艺术品金融化交易新途径、新途径,形成适应中国超市场优势的艺术金融新模式。10月28日上午,在2020年第三届世界文化名城论坛上,天府论坛的重要活动之一—2020年第六届中国艺术金融年会上,宁强说。

在他看来,目前以国内市场为主体的双循环新结构下,如何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,如何充分释放内需潜力,艺术金融可能是答案之一。

活动现场

从文化行为到投资行为

宁强刚结束演讲,座位旁围着一群人。他们大多是涉及艺术创作、投资、拍卖等领域的当地业内人士。经营文化品在线拍卖网站的业者邀请宁强去公司看成果。我们正在努力发展你说的目标,做当地特色的文化金融。

长期以来,文化与收藏密切相关,但过去只被认为是文化行为,今天谈到艺术品的收藏,完全成为投资行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种投资行为中,买卖双方都是受益人——例如,创新英国创意经济负责人汤姆·坎贝尔表示,在英国,一个名为Artorappens的在线平台旨在为博物馆界的小型项目筹集资金。他说,通过这个平台,个人艺术家可以募集必要的资金,制作想要的创作,把作品卖给观众和收藏家。同时,艺术市场正在发生变化,更透明、更有效、更流动。

这也得到了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卓志的认可。他说,就像科技研发和发明创造需要投入一样,艺术品来自艺术市场的发展也需要资金的支持和融合。

让市场发挥其创新活力

宁强和卓志说,尽管我们现在需要艺术金融,现在艺术金融和艺术金融技术的实践还是相当有限的。

在宁强看来,中国术品市场不足,但这个市场有很多逻辑和理念需要改变。例如,市场对艺术家的定位应该是劳动者和生产者,其创作的产品也应该是实体经济的产品,宁强注意到资产化系统和金融系统,艺术家的劳动和创作弱,影响交易的主导权和谈判能力。

他建议,不要用旧的监管政策粗暴干涉艺术金融创新,应该让市场发挥创新活力,鼓励符合中国艺术市场特征的艺术金融创新,走出中国艺术金融发展的新途径。

当然,国内艺术金融领域的探索已经开始,2012年《中国文化报》报道了国内文化交流的情况,当时国内注册的文化交流已经达到约70家,其中50多家已经开始运营。但宁强指出,从目前的发展来看,深圳文交所和上海文交所主要经营管理,但实质性交易有限,没有交易和流通,艺术金融难以继续。

此前,成都银行行长王涛表示,迄今为止,成都市文创产业发展投资基金预约规模已达13.53亿元,合作子基金总规模超过30亿元,成功完成了子基金和直投项目的投入。

红星新闻记者邹悦

编辑陈怡西

声明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