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杏儿:对“主角”没执念,TVB永远是娘家丨专访

文艺sao客 阅读:60752 2020-10-29 12:27:07

原标题:胡杏儿:对“主角”没执念,TVB永远是娘家丨专访

参加角色竞演类综艺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二季的40位演员中,胡杏儿是起初让人为她的选择感到惊讶,在节目里又带来了惊喜的一位。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

作为演员,她已有多项表演奖荣誉加身,仍愿意站到被评价的位置,令人惊讶;作为“土生土长”的香港人,她用安徽方言把《亲爱的》演得打动人心,让陈凯歌等四位导师感到惊喜,观众则感慨为何之前没看到太多她主演的影视剧?作为“北上”香港艺人的一员,胡杏儿近年来出演女一号的机会的确不多,但却常凭借配角给观众留下印象,比如2017年热播的电视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中的胡咏梅。

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胡杏儿说,其实她对于能否演主角并不在意,在她看来有发挥空间的角色远比演女一号更重要。

新京报动新闻出品

  • 台词

能讲地道普通话,邓丽君是“启蒙老师”

节目里,看完胡杏儿演的电影《亲爱的》片段,陈凯歌转头问尔冬升:“她是香港人吗?母语是粤语吗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陈凯歌感慨:“她普通话也不错,很厉害啊!”尔冬升也断言她很有语言天分。

和很多土生土长的香港艺人比起来,胡杏儿的普通话说得相当不错,好到可以和内地演员直接用普通话对戏。说起节目里尔冬升对她的夸奖,胡杏儿有点儿不好意思,“可能我真的是有点儿语言天分吧”。胡杏儿家里人都是说粤语的,没有人说普通话。她最开始接触普通话,是因为听邓丽君的歌。说起来,邓丽君算得上是她的普通话启蒙老师。“我从8岁开始,就很喜欢听邓丽君的歌。她的国语歌,我都会跟着唱。”

12岁时,胡杏儿被送去北爱尔兰读书,在那里认识了一些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朋友,和他们交流也会讲普通话。“我当时也在学英文,可能那个年龄对语言特别的敏感,我会去注意这个字的调子怎么读,那个字的音应该怎样念,慢慢地有了积累。后来我到内地拍戏,从第一次拍电视剧开始,就坚持用普通话去演,不断练习,就会越说越好。”

尽管有普通话演戏的经验,但用方言诠释一个安徽村妇依然是个巨大的挑战。

《演员请就位2》中,胡杏儿表演电影《亲爱的》片段。

当初赵薇演《亲爱的》时,剧本上写着李红琴是山东人。但赵薇觉得很难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用地道的山东方言去表演,于是和导演陈可辛商量,改用自己的家乡话安徽方言。胡杏儿选《亲爱的》,恰好是看中了李红琴这个角色的难度和挑战性。在《小偷家族》和《亲爱的》之间,她选了难度更大的后者。“如果演一个自己把握不是很大的角色,还能演好的话,相信大家会刮目相看的。那肯定就选《亲爱的》。”胡杏儿也表示,幸好只有7分钟的戏,跟着方言老师苦练下来还是有把握的。

  • 演员

理科生进演艺圈,演戏也要理性思维

陈凯歌在节目里说,胡杏儿是全盘想好了才演的。演之前在脑子里默戏默了很多遍,并从戏里看到了戏外——“你在生活中,可能是特别理性的人,在做出判断时要求自己决不能出错。”

胡杏儿惊讶于陈凯歌看人的精准,她演《亲爱的》的确默戏默了很多遍。事实上,只要不是用粤语演的戏,胡杏儿都会通过不断地默戏来熟悉台词和表演的细节。“我用别的语言去演一个剧目、一段戏的时候,需要不停地用技巧去记住台词要怎么说,然后再想怎么样才能把它说得更自然、说得更生活化。这些必须在脑子里过很多很多遍,我要确保台词说出来的感觉是对的、是符合情景的。”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

理性的性格,可以追溯到胡杏儿的学生时代。她一直喜欢一板一眼、逻辑分明的科学,大学专业选的也是生物化学。虽然在大学里演过话剧,但只是觉得新鲜好玩,胡杏儿当时认为娱乐圈距离自己很遥远,也从来没有做过明星梦,甚至完全没想过未来会从事与演艺相关的职业。“我是理科生,从来没想过会进这一行,算是搞文艺了吧。”后来,胡杏儿陪朋友参加香港小姐比赛,无心插柳却获得当届季军,从而签约TVB当演员。

对胡杏儿来说,这样的选择也是顺其自然的。对于没能从事与科学相关的职业,她也并不遗憾。“如果问我读完生物化学专业之后会做什么,我其实也不知道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读书就是希望可以找一份稳定的,或者自己喜欢的工作”。签约TVB做演员相当于跳过了中间环节,直接找到这样的工作,“感觉还挺幸福”。

在做演员的第一年,胡杏儿就对表演产生了真正的兴趣,决定以此为职业。

  • 往昔

感恩TVB,没有它就没有现在的我

在TVB的十多年里,胡杏儿从新人修炼到当红花旦,获得过“万千星辉颁奖礼”最佳女主角奖。2015年,与TVB合约期满不再续约,来内地寻求发展,成为众多北上香港艺人中的一员。

2011年TVB台庆,胡杏儿获得TVB万千星辉颁奖典礼最佳女主角。图/视觉中国

和在TVB如日中天时总演女主角相比,胡杏儿在内地接演的多是配角。有影迷为此感到遗憾,她自己却不这么想。“内地人口十多亿,表演人才非常多,很多都是科班出身。能在内地影视剧里演女主角,其实水平是很高的。在香港做女主角到了内地不做女主角,不代表你不好,起码是跟一些水平很高的人一起工作。”

对于“演主角”,胡杏儿没有执念。她宁愿演一个有发挥空间但戏份不是很多的角色,也不愿意演一个无聊的女一号。“我经历过太多演的是女一但观众都记不住的角色,做这样的女一没意思,而且很痛苦。”她认同“没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员”的说法,认为演员不管戏份是多还是少,只要演得好一定会被大家看到。对比在内地和在香港的工作,胡杏儿说,她都是用同样的方式去塑造角色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只不过两地的影视剧在题材上各有偏好。香港的影视剧讲职场的多一些,内地的题材更宽泛,甚至还有机会演农村妇女。

出演电视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。

曾被广泛谈论的香港艺人“北上”水土不服的问题,在胡杏儿身上也没有发生。“可能我从小就在外读书的缘故吧,我去哪里都会习惯,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。”在内地拍戏,胡杏儿也有觉得天气很冷,或者食物吃不惯的时候,但她并没有因此觉得很苦,或者撑不住,“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就要吃点儿苦”。

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胡杏儿不太愿意谈及TVB时期的辛苦。她解释说,自己之前访谈里说的一些话被人曲解为“不懂得感恩”,实际上她非常感恩TVB。“没有那段经历就没有现在的我。这一点我希望澄清一下,TVB永远是我的娘家”。

  • 复出

自称“工作狂”,未经历女演员中年危机

三年前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播出时,胡杏儿挺着大肚子出席宣传活动。这次参加《演员请就位2》,她又带着一岁多的小儿子一起工作。演完安徽村妇李红琴,她带妆走进休息室,儿子一开始居然径直走过去不理她。“他就是太皮了,只顾着玩,但他还是认得我的,抱我了,因为知道是妈妈,就更加只顾着玩了。”这也是胡杏儿第一次带着孩子在身边工作,小儿子刚到认人的年龄,她担心分开久了跟自己不亲。胡杏儿说,节目录制期间,她还会每天和三岁多的大儿子通视频电话。

参加《演员请就位2》,很多人说她是“产后复出”搞事业,但她觉得不应该用“复出”两个字。因为她两次怀孕生子,工作都只暂停了很短时间。怀大儿子两个月的时候,她进组拍的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,怀二儿子的时候也在拍戏。“我是个工作狂,不能停下来。你看其他职业女性,工作到怀孕八九个月才休息,我不觉得演员有什么不同,当然也要视个人身体状况来定。对演员来说,怀孕的限制主要是有些角色演不了。”

胡杏儿一家四口。

胡杏儿也坦承,做母亲后面临家庭和事业的取舍。“女人没办法,只能尽力去平衡。要搞事业肯定对家庭照看没那么周到,照顾家庭肯定要放弃一部分事业。我不想去抱怨什么,要懂得感恩,人不可以贪心,想着什么都得到。”

“工作狂”胡杏儿如今已过不惑之年,但她并没有感受到“女演员的中年危机”。在她看来,20岁、30岁、40岁、50岁,每个年龄段都有能演的角色,因为一部戏不可能全部角色都是二十多岁。“我不会觉得没戏演了,你看巩俐还在演,还是那么出色对不对?还有很多演员,比如闫妮、赵薇导演,都在努力工作,也做得那么好。我觉得这只是舆论拿出来讨论的一个话题,事实不一定是这样的。”

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

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

声明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发表评论